YL2666.com

2018-09-16 15:44:37 来源:云水新闻网
YL2666.com

  两年多过去了,企业注销还那么难吗?13日下午,国务院第三督查组陪同李先生实地办理,对企业注销手续办理情况进行暗访督查。YL2666.com

原标题:靠信息不对称搅动舆论仇恨那套不灵了

吐槽青年出品曹林|文

看到《气愤!中国游客遭瑞典警方粗暴对待,一家三口竟被扔坟场》,确实非常气愤,警方竟然如此粗暴对待游客,不顾游客的正当要求,不顾外来游客人生地不熟,不顾游客中有体弱多病老人,夜里扔到坟场,这TM是人干的事儿吗?不过,职业习惯让我迅速冷静下来。无数次反转新闻的训练后,让我本能对这种让人愤怒的叙述保持着警惕。新闻行业的一个专业信条是,越是情绪激烈的信息源,可能越值得怀疑。当然需要追问瑞典警方,给当事游客一个交代,给关心此事的国人一个交代,但在信息不充分的语境下,应避免过度的情绪带入。

倒不是觉得谁说谎了,也不觉得“事实”一定会反转,但发生在万里之外的这事信息太不对称了。媒体的相关报道有这样几个问题。第一,信源单一,多是单方叙述,没有瑞典旅馆和相关警方的声音,没有可以用来证实或证伪的旁证,缺乏当地媒体报道信息;第二,似乎不太合常理,我一向对那种把自己说得完全无辜、把对方说成魔鬼的二元对立叙述很警惕,是否有什么前因后果,是否有什么误解,到底当时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警方如此不讲道理?从以往反转新闻的经验看,看起来很荒唐、不可思议的事情,往往可能是某方在叙述中有意无意中隐瞒了关键细节;第三,情绪太充沛,事实太少,更像愤怒的控诉,而不是客观的描述。

网上对此事已有不少“另一种叙述”,到底事实如何,等待瑞典旅馆和警方的说法,还有大使馆对此事的调查。有必要敦促瑞典方面公布相关细节,给当事人一个交代,但无论如何,信息不对称之下的判断需要审慎。不要被单方叙述带节奏,也不要根据碎片推理就妄断谁不孝谁撒泼谁戏精。

特别对媒体来说,不要轻易以国家和维权者的身份代入其中。当事人可以这么愤怒地控诉,谁遇到这种事情都无法保持冷静,发帖求助,很正常。当事人身后国家的媒体在情感上站在“自己人”那一边,也很正常,但报道要有专业精神,不能把新闻当成“网帖”去写。媒体的求证呢?媒体的采访呢?媒体的核实呢?另一方声音呢?当地媒体是怎么报道的?千万不能把媒体和新闻拉低到“网帖”的层次。另一方面,这种游客在海外的冲突,应当就事论事,不必放大和渲染,驻外大使馆当然应该介入帮助公民维权,但媒体不要动不动将这种冲突上升到国家层面,把国家符号捆绑进去,消费民族主义情绪。

媒体要做的是报道完整的真相,把事实告诉公众,用调查到的客观事实形成舆论压力,从而推动问题的解决,而不是义愤填膺地充当一个情绪饱满正义凛然的维权者。维权是律师的事,媒体的武器是“事实”和基于事实的“态度”。媒体的社会功能是什么?是用客观的报道消除信息不对称,让公众拥有充分的信息从而能做出明智的判断。特别是涉及国际问题,关系到公民在国外遇到某种问题时,尤其需要这种信息对称。因为法律、文化、环境、习俗的差异,人们天然存在信息不对称,时空上的距离,人们无法及时看到另一方的声音,无法了解现场的完整真相,这更需要媒体用专业的报道去消除这种天然的信息不对称,知道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,提供“对称的信息”才是媒体介入维权最好的方式。

信息不透明是媒体的敌人,媒体的责任是让信息对称,让信息流动,让完整的信息被更多人知情,传递每个相关方的声音,而不是相反,靠信息不对称去搅动舆论,让“不明真相”的人做出误判,渲染对抗和仇恨。真的,在这个全球化的网络时代,靠信息不对称搅动舆论情绪的那一套,已经不灵了。网络是互联互通的,面对一条新闻时,信息可能一时不对称,可能局部不对称,不可能一直不对称,总有在现场者会发出声音,总有知情者会说出完整真相,总有媒体会提供另一种叙述,当信息对称和充分了,带节奏的媒体会陷入很尴尬的境地。

对媒体是这样,对事件当事人也是如此,最好的维权方式是尽可能诚实地描述事实,而不是借助信息不对称有意无意地隐瞒关键事实。也是那句话,靠信息不对称搅动舆论那套,只能隐瞒一时,隐瞒不了太久。因为大家都有自媒体,别人也会借助媒体说出事实,不对称很快就会被打破。公众同情弱者,痛恨侵权,但更痛恨说谎,痛恨那些利用信息不对称把舆论把猴耍的戏精。看了那么多反转新闻,没有一个想利用信息不对称去煽动舆论的人最终能占什么便宜。网民有可能会“不明真相”,有可能会制造网络暴力,但只要信息开放、对称和透明了,自然能“眼睛雪亮”起来。

当然,从当下的舆论格局来看,球已经踢到瑞典相关警方脚下,打破信息不对称,关键是瑞典警方,还有当事旅馆。时空和语言障碍,人们看不到当地媒体的相关调查,无法像对待本地事件那样赴现场探寻,瑞典方面更有必要公开当时的执法和冲突细节,还原当时的真相,凭什么那么粗暴,凭什么那么对待老人,又凭什么把人扔到那里?也是那句话,瑞典方面如果想靠信息不对称想把这事糊弄过去,也是不灵的。

  第一次转变的主要特点是:农业和畜牧业比例下降,工业和服务业比例上升,工业成为主导产业;第二次转变的主要特点是:农业和工业比例下降,服务业比例上升;如果把农业和工业合称为物质产业,把服务业分成劳务密集型和知识密集型服务业,那么,物质产业比例下降,服务产业比例先升后降,知识产业比例上升,知识产业成为主导产业。按照这一划分,2015年时,全球已有9个国家进入知识经济时代。

  新西兰媒体近日报道,在最新版《孤独星球》旅行指南中,新西兰首都惠灵顿力压该国众多风景名胜地,获评新西兰首选旅行目的地。惠灵顿地处新西兰北岛南端,是往来南北岛的交通要冲,也是难得的深水良港。惠灵顿城市虽小,但以浓厚的艺术氛围和遍布全城的众多咖啡馆而闻名,市中心开设有大大小小的剧院、博物馆、画廊等艺术场所。 新华社记者郭磊摄http://www.bxrcw.net/chujubao/chujubao/8/20170402/2643.html

  本是好心去帮助骑电瓶车摔倒的男子,没料到对方竟报警称是被他撞倒的。近日,“金华小伙见义勇为扶老人反被讹,真相大白后起诉老人”一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9月14日晚,从金华婺城法院传来消息,经过4个多小时的调解,金华好心小伙小滕已与讹他撞人的老人握手言和。http://www.dtxm.com.cn/html/2018/0504/2854.html

  正当男子窃喜成功将钱包偷到手时,一名“农民工”突然从后面冲过来抓住其正拿着钱包的手。被戴上手铐时,他才看清这名“农民工”原来是“老熟人”甘警官。

YL2666.com

YL2666.com

YL2666.com

  幽默也是朱旭的另一个标签,电视剧《末代皇帝》中扮演老年溥仪,朱旭调侃道:“享受荣华富贵的时候没有我,劳动改造我来了。”金婚纪念日,酒店没有看清,把夫人宋雪如(茹)的名字写成了宋雪茄,他开玩笑道,“你是从菲律宾吕宋岛来的大雪茄,好烟呢。”

原标题:靠信息不对称搅动舆论仇恨那套不灵了

吐槽青年出品曹林|文

看到《气愤!中国游客遭瑞典警方粗暴对待,一家三口竟被扔坟场》,确实非常气愤,警方竟然如此粗暴对待游客,不顾游客的正当要求,不顾外来游客人生地不熟,不顾游客中有体弱多病老人,夜里扔到坟场,这TM是人干的事儿吗?不过,职业习惯让我迅速冷静下来。无数次反转新闻的训练后,让我本能对这种让人愤怒的叙述保持着警惕。新闻行业的一个专业信条是,越是情绪激烈的信息源,可能越值得怀疑。当然需要追问瑞典警方,给当事游客一个交代,给关心此事的国人一个交代,但在信息不充分的语境下,应避免过度的情绪带入。

倒不是觉得谁说谎了,也不觉得“事实”一定会反转,但发生在万里之外的这事信息太不对称了。媒体的相关报道有这样几个问题。第一,信源单一,多是单方叙述,没有瑞典旅馆和相关警方的声音,没有可以用来证实或证伪的旁证,缺乏当地媒体报道信息;第二,似乎不太合常理,我一向对那种把自己说得完全无辜、把对方说成魔鬼的二元对立叙述很警惕,是否有什么前因后果,是否有什么误解,到底当时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警方如此不讲道理?从以往反转新闻的经验看,看起来很荒唐、不可思议的事情,往往可能是某方在叙述中有意无意中隐瞒了关键细节;第三,情绪太充沛,事实太少,更像愤怒的控诉,而不是客观的描述。

网上对此事已有不少“另一种叙述”,到底事实如何,等待瑞典旅馆和警方的说法,还有大使馆对此事的调查。有必要敦促瑞典方面公布相关细节,给当事人一个交代,但无论如何,信息不对称之下的判断需要审慎。不要被单方叙述带节奏,也不要根据碎片推理就妄断谁不孝谁撒泼谁戏精。

特别对媒体来说,不要轻易以国家和维权者的身份代入其中。当事人可以这么愤怒地控诉,谁遇到这种事情都无法保持冷静,发帖求助,很正常。当事人身后国家的媒体在情感上站在“自己人”那一边,也很正常,但报道要有专业精神,不能把新闻当成“网帖”去写。媒体的求证呢?媒体的采访呢?媒体的核实呢?另一方声音呢?当地媒体是怎么报道的?千万不能把媒体和新闻拉低到“网帖”的层次。另一方面,这种游客在海外的冲突,应当就事论事,不必放大和渲染,驻外大使馆当然应该介入帮助公民维权,但媒体不要动不动将这种冲突上升到国家层面,把国家符号捆绑进去,消费民族主义情绪。

媒体要做的是报道完整的真相,把事实告诉公众,用调查到的客观事实形成舆论压力,从而推动问题的解决,而不是义愤填膺地充当一个情绪饱满正义凛然的维权者。维权是律师的事,媒体的武器是“事实”和基于事实的“态度”。媒体的社会功能是什么?是用客观的报道消除信息不对称,让公众拥有充分的信息从而能做出明智的判断。特别是涉及国际问题,关系到公民在国外遇到某种问题时,尤其需要这种信息对称。因为法律、文化、环境、习俗的差异,人们天然存在信息不对称,时空上的距离,人们无法及时看到另一方的声音,无法了解现场的完整真相,这更需要媒体用专业的报道去消除这种天然的信息不对称,知道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,提供“对称的信息”才是媒体介入维权最好的方式。

信息不透明是媒体的敌人,媒体的责任是让信息对称,让信息流动,让完整的信息被更多人知情,传递每个相关方的声音,而不是相反,靠信息不对称去搅动舆论,让“不明真相”的人做出误判,渲染对抗和仇恨。真的,在这个全球化的网络时代,靠信息不对称搅动舆论情绪的那一套,已经不灵了。网络是互联互通的,面对一条新闻时,信息可能一时不对称,可能局部不对称,不可能一直不对称,总有在现场者会发出声音,总有知情者会说出完整真相,总有媒体会提供另一种叙述,当信息对称和充分了,带节奏的媒体会陷入很尴尬的境地。

对媒体是这样,对事件当事人也是如此,最好的维权方式是尽可能诚实地描述事实,而不是借助信息不对称有意无意地隐瞒关键事实。也是那句话,靠信息不对称搅动舆论那套,只能隐瞒一时,隐瞒不了太久。因为大家都有自媒体,别人也会借助媒体说出事实,不对称很快就会被打破。公众同情弱者,痛恨侵权,但更痛恨说谎,痛恨那些利用信息不对称把舆论把猴耍的戏精。看了那么多反转新闻,没有一个想利用信息不对称去煽动舆论的人最终能占什么便宜。网民有可能会“不明真相”,有可能会制造网络暴力,但只要信息开放、对称和透明了,自然能“眼睛雪亮”起来。

当然,从当下的舆论格局来看,球已经踢到瑞典相关警方脚下,打破信息不对称,关键是瑞典警方,还有当事旅馆。时空和语言障碍,人们看不到当地媒体的相关调查,无法像对待本地事件那样赴现场探寻,瑞典方面更有必要公开当时的执法和冲突细节,还原当时的真相,凭什么那么粗暴,凭什么那么对待老人,又凭什么把人扔到那里?也是那句话,瑞典方面如果想靠信息不对称想把这事糊弄过去,也是不灵的。

  第一次转变的主要特点是:农业和畜牧业比例下降,工业和服务业比例上升,工业成为主导产业;第二次转变的主要特点是:农业和工业比例下降,服务业比例上升;如果把农业和工业合称为物质产业,把服务业分成劳务密集型和知识密集型服务业,那么,物质产业比例下降,服务产业比例先升后降,知识产业比例上升,知识产业成为主导产业。按照这一划分,2015年时,全球已有9个国家进入知识经济时代。
本文引用地址:http://bbs.139g.com/archiver/20180916/2316.html
责编:

相关新闻